10.23

进行例行自省,突然想起了昨晚的梦,我不怕蛇,只是怕密密麻麻的东西。梦里坐在树枝上看地上站着的爱人,一条又一条的蛇把他的腿缠绕着,包裹着,越来越多,像搭积木一样延伸到了我的身边,我把身边的蛇一条又一条的拿走,问他,你知道我怕蛇,为什么要这样?他没有回答,只是微笑,就这么微笑着离我越来越近,我低头,他抬头,就亲吻上了他满是虫子的唇,下唇被啃咬的发麻,脑袋混乱的像浆糊,但还能思考,都这样了我还能吻住他,真是非常爱他了。

#但其实自己并没有爱人也没有男朋友#
#这种每天在梦里跟不同的外形的人谈恋爱的日子到底要到多久#
题外:抽中了黯爸爸特签,非常开心了

2017-10-23

李复x风夜北

         从沙漠赶到雪原,气候由炎夏到寒冬,李复不禁感叹即使都为大唐疆土,竟也如此天差地别,就如同风夜北和秋叶青,同为兄妹,给他的感觉也大不同。秋叶青随他多年,亦步亦趋,他感动却不动心,有怜惜有歉意却并无爱意,而风夜北于他,多年未见,一见钟情。

      

虽然我喜欢秋姐姐,但是强强相遇一见钟情这个实在是,太适合这对了……

2017-10-19

大早上气成河豚

2017-10-17

重装系统忘了lof临时保存的坑,好了,几千字全没了,委屈巴巴血一样的教训

2017-09-17

【剑三】一个故事


今天想给你们讲个事,关于我和一个瓜娃子。别在意口音,我只是最近认识了一个蜀中来的小姑娘。骂人的话学起来总是很快的,特别是想到祈元的时候。哦对了,祈元是我隔壁大叔家的,就情窦初开的小姑娘爱看的话本里那种邻家哥哥的存在,但是智商千差万别,甚至情节也是千差万别,故事总是圆满的,但生活可不是这样,一不小心就生离死别。

顺便那个叫祈元的,他就是我的那个瓜娃子。

一、
有天,我也不记得是哪天了,反正天气晴朗阳光不晒,我就趴在屋顶吹风,祈元蹲在旁边问我:“灵灵,你最喜欢什么节?”我叼着根草望天,毫不犹豫:“我喜欢上元节。”  当然,我故意这么说的,一部分是因为我确实喜欢上元节,另一部分是他一脸失...

2017-08-28

给歌舞团写了一个小广告,一个很大的脑洞我还蛮满意的w等过了可能会放lof,如果不放我就用这个梗再写一个。

2017-08-09

可能是睡前惦记着帮闺蜜抽梦间集还戳来刀剑锻了刀……梦里就梦见所有人都是剑,为了要变强【?】要通过火山,火山好热所以要同化自己,就用内力点火,清泉剑没办法呀用内力还会灭火更烦,只能用金钱点火,差点又没钱还到不了,旁边的剑就帮他。
真是又肝又氪呀……

2017-07-23

开车摸鱼,我是真的在练车不是那个开车。
以那场雨下了一夜彻夜未停来结尾的甜文,选了这个题目,哎将就将就,真不想写了,好热啊啊啊啊

初夏的G市已经开始逐渐升温,暑气丝丝密密从地底绵延起来,连续数周也不见一丝雨,于是在周末,大多数人都躲在空调房里不想出门。

吃过晚饭,黄少天懒洋洋的窝在沙发上,生无可恋的瘫成长条,本来他和喻文州打算这周末去看电影,结果天公不作美,就算是快傍晚外面也热得不行,只有呆在家里,很是郁闷。这时喻文州从厨房出来,手里端了一盘冰过的西瓜,弯腰往沙发上躺着的黄少天脸上轻轻一碰。

“哇!!!”黄少天从沙发上蹦起来,喻文州把盘子放在茶几上,在他旁边坐下,笑着塞了一块在他手里,黄少...

2017-07-22

翻译

黄河忍了又忍,一向磅礴大气的母亲河忍不住掩面哭泣,也顾不上会不会因此引发洪水:我真傻,真的,我单知道体谅孩子,取个洋名叫yellow river,多好记,哪晓得我养了一群傻孩子。去年你们的翻译,皇上好歹都能用谐音翻译成yellow up,为什么今年到妈妈这里,连翻译都不会了,直接写拼音……

长江和珠江三角洲在旁边欲言又止,毕竟他们的名字,也有人写拼音。只有互相看了看,拍拍黄河的肩回家去了。

写完这个段子的时候,朋友问我,那长江是什么long river吗?我说不……yangtze。这个段子的由来是室长似乎写的 the great wall

2017-06-17

早餐,牛奶,沙琪玛和一盒蓝莓
昨天晚上梦见了一个小哥哥,跟他一起上学一起上课一起回家一起睡觉,吃好吃的,打游戏
5.1去成都玩了三天,逛街吃饭看房去漫展,房子小小的,但我跟妈妈讲你给我一个大大的书柜就好了,我书太多放不下了
kindle真是好东西,塞了好多书进去,不然书柜要爆炸

2017-05-02
1 / 9

© 燕麦味夏茶茶 | Powered by LOFTER